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多伦多华人社群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

查看: 22|回复: 0

[私房话] 摧毁具惠善婚姻的,不是几个没洗的碗

[复制链接]

1万

主题

1万

帖子

3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34263
发表于 2019-9-6 12:16:1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e09d469c248eaf36ee619d8f33db4922.gif



具惠善应该是个,做事有规划有条理,高标准严要求,且执行力超强的人。《新婚日记》里,她手写了一份家务总结,详尽到,打扫、整理床铺、倒垃圾一条条落实到人头。


这个人头当然只有她自己,“具惠善做100%”,每条都这么写。只有一次,倒垃圾的20%分给了安宰贤。百年一遇的这20%也是因为,具惠善生气,安宰贤为了哄她,陪她去倒了垃圾。


f7b3cb0d875989a87fcf7fa09bd3dd69.jpg



手写条款是作家具惠善很喜欢的一件事。所以在婚姻期间,她和安宰贤各自起草了一份夫妻准则,还签字保证。


没人知道,这份准则,出于什么理由在什么情境里诞生。反正看起来,妻子非常在意生活细节,细致到,“脱掉的衣服放到原位置”“吃剩的食物及时清理”也值得白纸黑字写下来,随时敲打丈夫。她的10条准则弥漫着怨气。


丈夫则完全相反。在他的部分,他对妻子的要求仅仅一个字,“无”。这大概是一位随心所欲,很佛,怎么样都没所谓的丈夫。他要放松和自在,她要凡事做到位。


238da5cb312f42c4238ee1f41430a8ee.jpg


差点要怀疑,这是具惠善刑讯逼供,逼安宰贤签下的不平等条约。


条约是新一轮拉锯战的物料。10条里,有5条都跟家务有关。10条之外,具惠善还有一条控诉,控诉安宰贤带走了猫咪,“但他从来没有喂过它们,也没有清理过大便。


还是家务。谁、什么时间、该做什么家务,似乎成了具和安婚姻中的头等大事。或者说,是具惠善尤其看重和上心的一项家庭内容。偏偏到了安宰贤这里,家务是可做可不做的。这是分歧的开始。


df127867dc05fc2dcf303ab82ae333e3.jpg



开始,分歧并不那么尖锐。也可能是,泡在蜜月期,刀子还是那把刀子,但材质不过塑料做的,戳一戳划一划,挠痒痒而已,不出血也不疼。


《新婚日记》里有一集,吃过饭,两个人都不想洗碗,锅碗瓢盆堆在洗碗池,怎么办。解决方案是打乒乓球,谁输谁洗。


具惠善输了,输了也不想洗。急中生智来了一招,对安宰贤比心,撒娇说“帮我刷碗。


7384f465353db83d0a6eb93cb63da35c.jpg



安宰贤不接招。具惠善升级装备,“那我给你亲亲”,还是没用。此处,再次佩服具大人编台词的功力——她一脸遗憾地看着安宰贤,“你错过了一次被爱的机会。”是恐吓,又带着温柔。


安宰贤就坐着,看老婆无计可施的样子,嘿嘿嘿笑,一度笑到身子往后倒,发不出声音。也是曾经有过你在闹我在笑的美好啊。


613432a58b96b4f83202c352c523f1c8.jpg
f185dd9c422f582001e13223dad8e103.jpg



就在具惠善准备放弃的一刻,安宰贤投降了,“我洗勺子和筷子。”他没晕头,勺子筷子是清洗工程里最简单的一环。


等于是,具惠善把敬酒罚酒都表演一轮了,安宰贤总算答应要喝,但也别高兴得太早,喝,只喝一小口。这一小口,于安宰贤,可能是大大的让步,于具惠善,她并不会感到满意,她会想,这个人还是不够爱我呢。


于是上纲上线的劲儿来了。具惠善径直走向安宰贤,狠狠亲了下去,亲完,不允许反驳地说,“别的也帮我洗。


9d5bf91b5215a18b56cf79d80d8de48b.jpg



那时候,具惠善在安宰贤眼里,该是多么性感美丽。被她亲一口,他要回亲好几口,以偶像剧男主的标准姿势,手捧她的头,嘴唇按下去。


后期配字,“明知道吃亏,仍心甘情愿被耍。”在热恋滤镜里,吃亏和被耍都不带贬义,那是一种爱与被爱的,小打小闹式的情趣。甜死了。


4da80ebfc72fe5a631a00fcb80c0d6c8.gif



以致于会忘记,滤镜又代表着虚假,美化,甚至是浮夸。


那么取消掉滤镜,你或许会看到,一对新婚夫妻,注意,是还在新婚哦,就能为了一次洗碗,大动干戈,据理力争,为了对方屈服于我方,互战几大回合。


从老婆耍赖老公无视,到老公勉强承包洗勺子筷子,到承包洗锅,到承包老婆要求的“洗全部”,到临死了还想反抗,邀请老婆“一起洗吧”,被拒;再到最后,终于,老公如老婆所愿,站在洗碗池面前,独自开工,把碗洗了。


看着做家务的老公,老婆像拍爱犬那样,拍拍他的屁股,“哎一古,真乖。


4e36d4d1e3765a0e321a3f8a5879dd3d.jpg



还记得,不婚主义者具惠善答应嫁给安宰贤的理由。在当时听来是纯甜的,“我说往左边走,即使安宰贤不认同,但还是会乖乖跟过来。


套用到家务方面就是,具惠善说,安宰贤,去把所有的碗洗了。或者说,安宰贤,请把脱掉的衣服放回原位。安宰贤,记得喂猫食,给猫清理大便。安宰贤即使不想做想翻白眼,激情加持下,他还是会乖乖完成。


那么激情褪去呢?结婚需要激情但不能只有激情。现在,男方的激情褪去,女方的结婚理由也好似被随风吹散。


db6d3e28431f41270843bdc9315807e7.jpg



何止吹散,已经吹得稀巴烂。都到这一步,前几天,具惠善的代理人称,“具惠善不与安宰贤离婚的立场没有改变。”看起来,具惠善是要破罐破摔拼到底。


甜美笑盈盈的具大人,骨子里一直是个烈女。烈女不想洗碗,软磨硬泡,也要磨到老公去洗。老公也不想洗,同样软磨硬泡,想磨她来搭把手,对不起,没门儿。


具大人说往左就必须往左



1a57fb907dd27d91c463d72fc89bca16.gif



当安宰贤不往左,不再乖乖跟过来,具惠善会怎么样呢?


首先,她不是那种,大哭一场然后擦干眼泪心想“好吧就这样吧”的人。至少,呈现给公众的这一面,她仍在笑着,或赌气或发着狠地笑。她应该是不会轻易地放过安宰贤。


离婚如此,做家务也一样。具惠善的家务观当然没有错。夫妻共同承担家务,是生活在一起最基本最入门级的考核标准。它写在具惠善的婚姻管理条例第一条。但在安宰贤那里,这条是没有的。


具惠善的个性,又一定要按管理条例来办事。违背了条例,即使伤感情闹不愉快,她也要在所不惜做修正。这种修正特别针对安宰贤。


f763c5748db51e9f6dd5d11901e90f1c.jpg



跟学霸具惠善比,安宰贤着实是个学渣。《新婚日记》里有次对谈,安被具碾压得好惨。


安宰贤干完活儿回来,焉焉的,具惠善见机引入家务分配的话题,“亲爱的,你在这里受到的压力,跟我在家的压力是一样的。”安企图辩解,“也不能算压力,是有点崩溃。


正中具的下怀。她立刻追加一句,“那也是我在家经历过的崩溃。


19da0d219f4c43b4386f85cee6f6de0e.jpg



刚开场,具已经啪啪扇了安两大巴掌。这是一次并不成功的家庭讨论会。讨论家务,可两个人对家务的概念都是牛头不对马嘴的。


安觉得,一顿饭,没几件东西要洗。具反驳,平底锅小锅计量杯汤勺等等,要洗的多了去了。安又觉得,我承认我做得少但不代表我没做。具又反驳,正因为我做得多,所以我记得更清楚每次的洗刷量有多大。


全程就成了,安讲一句,具堵死他一句。絮絮叨叨,拉拉扯扯。心虚的安宰贤直接丢出狠话,“你太有攻击性了。


7cddeaebe024e2c20cf4638921ee7ff7.jpg



具惠善是进攻型辩手,激进,凶狠。即使对方辩友安宰贤是个菜鸟,她也绝不留情面。这种差距分明还不断在强化差距的关系,作为夫妻,很难说谁比谁累。


他们不是一对,相互扶持共同成长的夫妻。三年来,更像是步伐矫健的妻子,生拉硬拽,强逼着弱鸡老公跟上来,跑起来,动起来。必要时候还会拉响喇叭冲他摇旗呐喊,“加油!快!你可以的!


c8b0f236aefb649e11aae7ed3b15a8f8.jpg
16e17f996d4d641634ce6461a141f5e5.jpg



像不像2019年年度最令人窒息的高考生家长宋倩女士?宋倩的女儿乔英子,好歹成绩好懂事听话,安宰贤不能跟她相提并论。你就想想看,如果方一凡是宋倩的孩子,宋倩得抓狂成什么样。


得抑郁症要跳桥的,可能会是宋倩这个妈。


4011f9d2631e0c1fb9d5f3f3d5fc8555.jpg
9dac11a601ff17e56baeaebacf1f4c5c.jpg



在具惠善家,家务就是这个家的高考。安宰贤是要考大学的儿子,天天逃课惹事不争气。具惠善是他的老母亲,焦虑重重,隔三差五被气到吐血。


夫妻关系变一方管控一方的母子关系,还是关系很差的那种。于是,“我都是为你好”的加油声,传到安宰贤耳朵里,只会变味成夺命连环call。他还加哪门子油呢。


加油也是加油地逃跑。逃离由具惠善指挥的跑道,逃离这场噩梦。


3ff5440014eaad88591a4e8c3f241bcb.jpg



看过一个帖子,说是妻子出差四天,回家发现,这四天里,懒癌老公每天从父母家带饭回家,吃完,碗筷不洗,全堆在洗碗池。妻子因此跟老公离婚了。


这种心死,本质上,跟《最完美的离婚》里结夏是一样的。结夏跟光生一直吵,为任何事吵。直到有一天,发生了地震,结夏收到光生的短信,以为是问候她安危的吗?才不是。


冷冰冰一行字写着,“我的盆栽们都还好吧?”结夏义无反顾递上了离婚申请书。因为结夏彻彻底底明白,这个人对自己再没有一丁点感情。他宁愿爱盆栽也不爱她。


ea542d2e26adbdbb1a8443c9fa888800.jpg



爱,或是无利益可图的婚姻不堪一击。四天没洗的碗可以摧毁它,9个字的短信也能终结它。


想起具惠善发给安宰贤的那条信息,“像说服我结婚一样,说服我离婚吧。”如果安宰贤回她,“我就是不爱你了”,是否可以说服她。


e0efde5289a86c52276f5fad3c4794b6.jpg
50cf359181e94d7d132cdd36ecc5f4ef.jpg
982a22a122ebdc2bc0c176fa879602ee.jpg





aa51f0749b8ab723dfe7acc093f91e11.png

本文由 恳请具惠善去做编剧的周三三 撰写

75217f7ab2e2d574a1ffc46dfa12f85e.jpg

9eb9c05b8d87990c8e4ef86d7b10c9f2.jpg

bd7fb4eaf985ed9e790d312b34059a2f.jpg

bab930cdc93037f5a7ebfe4861d77ea2.jpg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电话:647-830-8888|多伦多华人社群

GMT-4, 2019-9-19 12:00 , Processed in 0.065940 second(s), 30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