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多伦多华人社群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扫描二维码登录本站

查看: 300|回复: 0

[段子手] 小伙直播打赏十万,父亲泪目只剩3分钱,女主播回应震惊众人 ...

[复制链接]

1万

主题

1万

帖子

4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40815
发表于 2019-6-26 11:30:3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8ff4f966eb4038958b172618ce868abe.jpg

某直播tv,直播间内。“老婆加油,我永远支持你。”张牧送出去一发飞机,刚准备发去这条消息。
突然收到一条系统提示:您的账号已被管理员禁言。
张牧瞪大了眼,今天是月底,是李晴晴直播最重要的一天,他必须要送上礼物给李晴晴打榜,可不能在这個时候出岔子。
就在这时候,李晴晴的直播间突然弹出來一条公屏消息。
“翩翩君子送上十架飞机。”
没等张牧反应过來,又弹出來一条消息。
“翩翩君子送上十架火箭。”
弹幕狂刷:这也太有钱了吧!
千金一掷,爲佳人啊!
李晴晴立马从凳子上站了起來:“感謝昆哥,謝謝飞机和火箭,么么哒,你终于來了。”
张牧心凉了半截,这几天李晴晴直播,这個翩翩君子都会出现。
但凡这個人出现,李晴晴就不会和自己互动。
今天倒好,直接将自己禁言了。
翩翩君子是谁,张牧比谁都清楚,是學校里出了名的富二代魏昆。
“晴晴,我都來你直播间几天了,你天天都是唱歌跳舞,一点都不刺激啊!你可是在微信上答应过我,要给我看点值钱的。”魏昆在公屏上打字说。
李晴晴直播间三百來人都羡慕不已,有钱真是好啊。
李晴晴笑了笑:“昆哥,等一下,我马上去换。”
片刻後,李晴晴再次出现在荧幕上,穿着一套兔女郎裝,白色的丝袜配上修長的美腿,嘟着小嘴娇羞迷人,眨了眨眼睛,简直能让看直播的宅男们喷血。
然而,翩翩君子却发消息冷道:这什么玩意?这些之前在酒店,不都看过了嗎?赶紧给我跳個钢管舞,不然我退出直播间了。
什么!
李晴晴和魏昆去过酒店?
张牧傻眼了,和李晴晴在一起快半年了。在他印象里,李晴晴是個乖巧迷人,懂事而又努力的女生。
可现在,李晴晴竟然当着这些人,跳起來了钢管舞。
张牧氣傻了,拿出电话就给李晴晴打过去。
电话接通,李晴晴很不耐烦喂了一声:“不是给你说了嗎,不要给我推销,我不需要。”
竟然故意把自己当做推销电话!
挂断电话,李晴晴更热情的跳着,张牧彻底傻眼了。
原來女神,在有钱人面前是这樣子。
“真是无聊,你关了直播间和我发微信视频吧。”翩翩公子又发來消息。
狗男女,做什么!
张牧在心底骂道,却没想李晴晴乖乖的关了直播间。
这也太听话了!
下面的评论,都是羡慕,甚至有人求偏偏公子,将视频录下來给他们看看。
直播间刚关,张牧手机便收到一条短信:“对不起,张牧。我对你没感覺了,我们分手吧。”
张牧冷笑一声,他知道李晴晴不是对自己没感覺,只是单纯的覺得他穷。
关了手机,张牧很想去找魏昆理论,爲什么要这樣抢他女朋友。
可他有点饿了,这几天爲了攒钱给李晴晴冲榜打赏,他几乎没怎么吃饭。
好在张牧知道學校附近有几家超市,经常搞活动,可以免费平常。
种类很多,有牛奶,有饼干,还有开心果这些。
只不过,今天张牧刚出现在服务员面前,服务员直接拿开了盘子。
“怎么又是你,每天都來免费品尝,有意思嗎你?”女服务员没好氣的说道。
张牧生涩的抱歉道:“不好意思,我以爲免费的,可以随便吃。”
“随便吃?有你这樣,每天蹲点來吃的嗎?”女服务员吼道。
张牧怕人多丢脸,灰溜溜的离开了超市,嘴里还在叹氣:麻痹啊,以前都可以免费吃的。
好渴。
要是有钱就好了,老子可以自己來买。
反正都是免费,给别人吃也是吃,给我吃也是吃。
草啊。
张牧刚走,女服务员身边一個漂亮的女生忙过去,問到:“怎么回事?”
女服务员哼道:“一個不要脸的,天天來试吃!这年头怎么还有这么穷的人,看他还是個學生,脸皮怎么这么厚。”
女生一看便认出來,这是张牧。
没想到在學校是三好學生的他,素质这么低。
张牧出了商场,心累到极致。对正常人和家庭來说,吃顿饭不是什么問题,可张牧是单亲家庭,母亲爲了养活他在餐厅上班。张牧一直以來很自立,自从半年前遇到了李晴晴。
李晴晴暧昧虚荣,新款苹果手机,爱马仕的香水,口红,张牧都想办法给她买过。
可没想到,最终自己的女神还是抵挡不住钱的诱惑。
这操蛋的人生,穷才是原罪。
走出商场,张牧发现有人一直在盯着自己。
回头看了一眼,旁边是一個穿着唐裝的老年人。
张牧不耐烦道:“很好看嗎?不就是在商场吃了点免费的试吃品?吃你家東西了?”
唐裝老者笑了笑,又拿出來照片看了看,确认好没错後,才说道:“少爷,我总算找到你了。”
张牧愣了愣,他并不认识这個老头,只好说道:“你的玩笑,一点都不好笑。”
唐裝老者急忙解释道:“少爷,真没和你开玩笑。我叫胡运,是您老爸的私人管家,此次是专程來找您的。”
老爸?
张牧不屑的笑了笑:“编故事你都不会编,我爸要是有钱,我还会去商场吃免费的?”
“少爷,老爷说过当初抛弃你们母子,让你们生活拮据。但他是有苦衷的,当时爲了继承家族,他必须要离开您和您母亲,爲了表示诚意,老爷特意给您拿了几块地。”管家连忙说道。
张牧摇摇头,这玩笑和自己开得太过分了,谁不知道自己老爹是個穷鬼被看不起,当初老妈家里的人死都不同意,甚至断绝了关系,他们现在连结婚证都没扯。
“什么快递?”张牧好奇道。
管家笑了笑:“少爷,您真会开玩笑。”
知道张牧不会轻易相信自己,管家立马拿出手机。
“那東西从离开我们母子开始,我就不认识他了,别再给给我提他!”张牧显得很是不屑。
刚说完,手机上传來短信到账的声音。
“您尾号8836的银行卡到账100000000.00元,余额100000000.05元。”
看着这串惊人的数字,张牧惊呆了。
这是真的?
老爹当初抛弃老妈,是爲了回去继承家族?
自己真是富二代!
“我爸还说什么了?这钱是我的?”张牧瞬间改口,一亿对他來说,真香。
“这只是您的零花钱而已。等老爷彻底继承了罗斯柴尔德家族,自然会回來看您!在此之前,还请少爷不要张扬,并且不要让夫人受委屈。”
卧槽!
张牧瞪大了眼,他本來以爲一亿已经够夸张了,可没想到老爹竟然是罗斯柴尔德家族的继承人。
要知道,罗斯柴尔德家族,背後可是掌控着整個世界的经济命脉。
百分之七十的银行,都在他们掌控之中。
“有什么困难,尽管找老身!没有罗斯柴尔德家族,解决不了的問题。”老者给张牧留了一個手机好,并且告诉看张牧一套市区豪宅的位置。
老者刚走,张牧的手机响了起來。
是魏昆的电话。
“张牧,今天没上班嗎?”魏昆的言语里,充满着挑衅。
在这之前,魏昆就知道李晴晴是张牧的女朋友。
三番两次的勾搭,张牧没当一回事。
送李晴晴礼物,手机,玫瑰花,张牧没当一回事。
他以爲李晴晴不会爲了这种纨绔子弟東西,直到今天李晴晴在直播间封了自己。
现在他有钱了啊!
不再是之前的张牧。
“晚点就会去!”张牧尽量裝作客氣的对魏昆说道。
魏昆反問一句:“那個什么,你能不能早点來?”
“你帮我选选,你上班的酒吧,哪個包间舒服一点。待会我和你女神喝了酒,还要去睡覺呢。”
第二章 买得起的才是上帝

我操你妈!张牧听到魏昆的话,狠狠的捏着拳头。
魏昆是故意的!
抢了自己的女朋友,还要來炫耀。
更让张牧心凉的是,李晴晴在魏昆电话里不满道:“昆哥,你問他做什么。他就是酒吧一個服务员,平时都在跑腿送外卖,又睡不起那些豪华的情侣房,怎么可能知道房间里的好坏。”
魏昆点点头:“也是……”
然後就挂了电话。
张牧捏了捏拳头,氣得牙痒痒,手机上又发來了消息。
“张牧,可不要在學校里说,我和你谈过恋爱。大家现在都知道,我是魏昆的女朋友,我不想让昆哥犯恶心。”消息是李晴晴发來的。
张牧的心,彻底凉了。
“你要和魏昆开房?”张牧本不想再过問李晴晴的事,但李晴晴好歹也是他读大學以來,第一個喜欢的女生。
自己碰都没碰一下,好吃好喝舍不得一口,全给了李晴晴买化妝品,可她呢……要用自己买的口红,去亲别的男人。
“是啊……实话告诉你,我已经爲了魏昆打过一次胎。”
“你他妈说什么?”张牧一口骂了过去,微信聊天界面却出现了红色的感叹号。
被李晴晴删了!
舔狗到最後,果然是一无所有!
还好张牧现在有了钱。
一個李晴晴不算什么,他张牧不放在眼里。
但没人可以惹他张牧!
虽然很痛恨李晴晴,但张牧对她也不是没有感情。
挂断电话,张牧在附近超市买了几瓶二锅头,一個人喝得烂醉。
这时候,寝室里的陈明突然发过來消息:“张牧,你妈來學校给你送生活费了,你在哪里。”
张牧一听妈來了,才从失恋的悲伤中抽了出來。
婊子配狗常有的事,但母亲这些年爲了养自己,饱受了太多的委屈。
现在有钱了,对付仇人是其次,让母亲过上好日子才是真的。
张牧急忙赶到校門口,母亲在白玉珍正在門口。
看到张牧來了,白玉珍连忙将手上的钱递过去:“儿子,这個月的生活费给你。这個月在學校,过得不错吧,端午回家嗎?”
白玉珍递过去了六百块,似乎覺得有些少,又从手里抽出來了两百给张牧。
张牧一看,白玉珍手里只剩下了两白,鼻子一酸。
正好这时候,校門口正好开过來一辆5系的宝马。
车停下後,上面下來了两個人。
一個是杨兔,另外一個苏黎,两個都和张牧一個班的,不仅長得漂亮是白富美,而且还很有钱。
苏黎率先看到张牧,下车後眼神极其鄙夷,冷嘲热讽道:“给他什么钱,自己省吃俭用,用父母的血汗钱打赏女主播。”
张牧心中一震,他不知道在班里,所有人都传开了。
李晴晴开直播,张牧打赏了所有的钱,今天却被李晴晴禁言了。
在他们眼里,张牧是一個不起眼的舔狗。
可在张牧看來,都是因爲自己爱李晴晴。
但现在,被苏黎一说,张牧提了個醒,将白玉珍的钱推回去,道:“妈,不用给我钱了,我先帶你去商场买件衣服吧。”
张牧没说是老爸给的,母亲虽然穷但全靠她硬氣从小拖到大养活了自己,如果知道是老爹给的钱,母亲一定不愿意。
“买什么衣服,我这衣服前年才买的,还可以缝缝补补,将就穿。”白玉珍恨铁不成钢的说。
张牧没管那些,母亲节约惯了。
但现在他有钱,不能让母亲过苦日子。
很快,张牧拉着白玉珍去了附近的万达商场,选了一家看起來不错的門店。
以前这些店,张牧想都不敢想,今天却直接对白玉珍说道:“妈,随便选……看上的,给我说一声就行了。”
白玉珍皱眉,打了一下张牧:“小子你胡闹什么,这店里随便一件,至少得两三百吧?”
两三百?
正在凑近的服务员,眼神极其难看,一副狗眼看人低的樣子,拦住了张牧和白玉珍的去路。
“不好意思……我们这是私人订制的品牌店,没有两三百的衣服。”服务员推了推眼镜,就差一句穷逼你也不看看,这里是什么地方,是你能进來的嗎?
推开张牧,女服务员急忙用拖把将地拖了拖,似乎张牧踩过的毯子都晦氣。
张牧皱着眉头:“你什么意思?”
“什么意思?你走错了地方,这里的衣服你买不起,就不要耽误大家时间了。”女服务员横着脸。
白玉珍急忙拉了拉张牧,道歉说:“不好意思,我儿子也只是想尽尽孝心,我们这就走。”
张牧却没走。
要是以前,这份委屈他只能吞下去。
但现在不同了,他爹已经继承了家族!
他张牧,不是以前的张牧!任何一個看不起他的人,都要付出代价!
“那我到要看看,你们店里,有什么我买不起的!”张牧拿出了银行卡,递给服务员。
这张卡,是胡运之前给自己的。
胡运说过,他给的任何一件物品,那都是家族的象征。
张牧还没递过去,女服务员一把将张牧的卡扔进了垃圾桶,嘲讽道:“你一個學生,能有多少钱?都给你说了,我们这里一件衣服最少都得好几千上万,你一個穷學生卡里的钱连零头都不够。”
“真是无聊!再不走,我要叫保安了。”女服务员踩着高跟鞋就要回自己的前台,拿出手机准备玩。
刚要坐上去前台,突然眼睛一亮。
在門口,來了一個穿着整齐,西裝领帶的中年男人。
怎么会!
女服务瞪大了眼,香奈儿产品经理怎么在这里。店里天天都有香奈儿的产品理念播放,女服务员自然认识产品经理。
西裝男子刚进門,女服务员急忙贴上去:“顾经理,你怎么在这里?”
顾经理上下打量了一眼女服务员,没好氣的说:“顾客就是上帝,你这么对上帝的?”
女服务员还没感覺到顾经理是在生氣,忙说:“顾经理,消费得起的才是上帝……咱们这也不是休闲场所,不能让谁都进來逛,否则耽误其他顾客逛店的时间,我这也是爲了店里的业绩着想。”
顾经理没理她,径直走到垃圾桶里,翻出來银行卡。
擦了擦,正准备还给张牧,忽然眼睛雪亮起來。
随後,看着张牧,难以置信道:“这卡是您的?”
“是啊!”张牧应道。
女服务员不解氣,抢话道:“顾经理,不就是一张银行卡嗎?”
顾经理回头瞪了一眼:“这没你的事,赶紧去给二位泡上茶!你这個月业绩没了,今年的年假也取消了,回去好好反思一下自己。”
将卡递给张牧,顾经理心中起伏不定。若不是他常年在国外总部开会,有幸见过这种瑞士银行的卡,今天真会捅出大篓子。
能在瑞士银行存钱的人,会没钱买几千块的衣服嗎?
“小老弟,这边请。今天所有的消费,就当我给你赔礼好了。”顾经理一脸的客氣。
张牧知道顾经理是认出來了自己的卡,说道:“不用,钱我们还是给得起的。就是你们店,好像有点不欢迎我们。”
顾经理忙摇头,他知道,张牧他得罪不起!
甚至,整個香奈儿集团都不能得罪。
顾经理连忙从兜里拿出來两张卡:“这是香奈儿集团的金卡,在集团里所有旗下消费,都是免费!还希望您,能别和一個没见识没脑子的接待过上氣。”
经理一看就会说话多了,张牧却没要卡。
仅凭自己的银行卡,他不足以有这樣的态度。
“你认识我?”张牧皱眉好奇道。
顾经理摇摇头,低声说:“我还没这個资格,但我曾经在国外开会,见过董事長和一個人谈话格外客氣。他的卡上,和您有一樣的标志。”
“如果您覺得我处理得不满意,尽管提!我可以将整個店的人,都开掉!”
有钱果然不一樣!
别人看自己的眼神里,似乎在放着光!
张牧到没那么小氣,女接待被训了一顿後,他也没再追究。
这世界上,狗眼看人低的人多得是,他不可能一個一個让他们下岗,要当家族继承人必须要有一颗大海般的心胸。
给白玉珍买了几件衣服後,张牧又帮她选了鞋子和包,在万达广场吃过饭才送白玉珍回了家。
吃饭期间,张牧打开手机,班級群里已经要炸窝了。
张牧被李晴晴直播间禁言,还当着张牧给魏昆跳脱衣舞的事传遍了整個學校。
但凡是個人都知道,张牧不仅头顶发绿,而且是個史诗級舔狗!
这时候,张牧手机上发來一条消息。
是魏昆的。
“张牧!你今天到底去不去打工,房间你的确没资格帮李晴晴选!要來打工的话,帮我帶几個套啊!我已经答应了你的女神,等我爽够了之後就会给她直播间打榜,打到新晋榜第一爲止。”
“对了,你赶紧送过來。不然又像上次一樣,我一时激动,又给她种上了。”
“看着你女神挺着肚子,你也不舒服,对不?”
“作爲报偿,我给你213块钱当跑路费,跑快点,不然你又要饿死了。”
我对你……麻痹!
张牧拽了拽拳头,立马回了一句:“我这就來!”
第三章 有钱真的了不起

他张牧,已经不是之前任人宰割的张牧了!就算他愿意,家族也不愿意。
张牧重新打开了直播软件,一看李晴晴竟然在直播跳舞。李晴晴身材很好,柳腰细直,直播间很快人氣暴涨。
在直播间里,能明显看到李晴晴身後的魏昆。
放在以前,张牧很嫉妒。
李晴晴身边有不少的追捧者,但她从來不会让张牧暴露在公众视线里一次。
今天,张牧只是冷笑了一声。
李晴晴,老子來了。
……
张牧走了许久,女服务员才脸色黯然,做错事般低声問道:“顾经理,刚才那人……不就是個學生嗎?”
她实在不理解,顾经理爲什麽会如此客氣。
顾经理黑着脸:“哼!差点就让你搞砸了,如果不是看你们店业绩还不错,我巴不得给你们关門。学生?你知不知道,他那张卡是瑞士银行的卡?”
女服务员打了一個寒颤,目光久久停留在张牧身上。
蓝天酒吧。
李晴晴跳完一段熱舞,直播间更沸腾了,弹幕不断。
李晴晴回头走到魏昆身边,搂着魏昆的脖子,献上一個熱吻。
魏昆显得不咸不淡,拿起來手机,刷上去一发火箭。
五百块,一点都不犹豫。
在這群学生中,魏昆是当然不让的土豪。
“昆哥,你真牛逼!你晚上都刷了快五千的礼物了!嫂子這榜单第一稳了。”在魏昆旁边,有人不停的夸着。
“是啊,昆哥真有钱!可惜我老子没昆哥老爹有出息。”
“昆哥麽麽哒。”李晴晴扎根在魏昆怀里,娇羞得像個江南水乡女子。
她知道,自己直播的平台是一個专門对在校学生开放的平台,看直播的大多数是学生和一些刚毕业的人士,都比较穷。
要上新晋榜前十,只需要两千打赏就行了。
李晴晴现在五千,稳稳的前十。
可她没想到,自己再次打开榜单的时候,她竟然掉出了前十。
這不可能!
不到五分钟,她竟然掉到了第十。
李晴晴死死盯着榜单,前十的打赏竟然到了一萬!
“昆哥,怎麽办啊?前面的打赏比我高了!”李晴晴着急的摇晃着魏坤。
魏昆显得无所谓。
整個学校,谁不知道自己是富二代,敢和他比有钱?
一看打赏上了一萬,魏昆有些慌了,但爲了晚上能和李晴晴再來一发,他故作轻松道:“不着急,我给你刷上去。”
魏昆冲上去了钱,直接将打赏刷上了一萬五。
“昆哥真豪氣!!晴晴,真羡慕你能当昆哥的马子,來走一個。”魏昆旁边的女人羡慕的谄媚道。
李晴晴显得很满足,可她一杯酒还没喝下去。
榜单又变了!
刚才第一的她,现在又出了前十。
前十的打赏,莫名到了三萬!
什麽情况!
系统出错了?
李晴晴急忙看了一下前十的打赏,竟然都是同一個人,名字叫:婊子和狗不能进前十!
李晴晴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张牧,但随即便摇头。
张牧有這個心,但他一個屌丝,天天去超市吃免费的食物,哪里有這個钱。
“昆哥,你是不是得罪了什麽人?”李晴晴帶着哭腔問道。
魏昆皱眉一看,骂道:“哪個傻逼竟然敢砸我场子,钱是吗……老子魏昆,有的是!”
魏昆刚说完,还没來得及爆发,榜单又变了!
前十的打赏,已经到了十萬!
十個人,齐刷刷的打赏十萬!
“昆哥,你一定要帮我打榜,人家都是你的了!”李晴晴揉揉眼睛,哭得更是厉害。
可要进前十,现在要十萬!
十萬,不简单啊!
十萬,即便是对于魏昆這样的富二代,也不简单!
魏昆犹豫了,说话的眼神明显都变了:“晴晴,要不下周吧,下周还会有新进榜。”
有這十萬给李晴晴打榜,还不如在酒吧里好好消费一场。
更不要说,魏昆很清楚对方是在故意针对自己。
李晴晴也知道十萬块钱,不是轻而易举能拿出來的,但她在寝室群里好自己的社交平台上都说过了,這周一定会上到新晋榜第一。
“昆哥,你……”李晴晴低声哭着。
魏昆压根不当一回事,说:“好了,你先回去休息,我待会就來。”
李晴晴是個聪明人,现在得罪了魏昆她没好处。
好不容易钓到的富二代,可不能就這麽没了。
没办法,李晴晴强行挤出來笑容:“那昆哥,我在房间等你,爱你喲。”
所有的一切,都被刚來的张牧看在了眼里。
本來他还想告诉李晴晴自己有钱了,她可以回來了。
可此时的李晴晴,让张牧觉得這些年都是自己白对她好了。
张牧刚进酒吧,魏昆立马发现了他。
刚才被人踩了,魏昆正愁没地方发泄。
“喲,我以爲是谁呢?原來是张牧?來了?”魏昆也不喝酒了,直接站起來,摊开手道:“T帶來了吗?还好你小子跑得开,不然你女神可能又怀孕了。”
张牧没说话,捏着拳头,眼神如炬。
魏昆摇头晃脑的,像是喝多了,抽出一把钱有好几百,直接拍在脸上:“麻痹,原來是等着要钱呢!你這是在保护自己的女神,竟然还想收跑路费!”
“拿着這几百,東西给我,自己滚!”
钱从张牧脸上,一张一张的滑下來。
以前,他爲了這些钱没有尊严,缩衣节食!
但几天,他张牧要将一切重新洗盘!
“还不滚?”魏昆拿起來桌子上的酒,直接泼在张牧脸上。
“滚吧张牧,這杯酒都得好几百,就当昆哥请你的,别在這里碍眼。”魏昆旁边的人站起來推了推张牧。
张牧冷冷的笑着。
這酒好几百一杯,他以前的确是没资格喝。
但今天,他不是以前的张牧。
“给你十分钟,从這里滚出去!”张牧指着門口,一脸殺氣。
魏昆顿了顿,以爲自己听错了。
笑得很夸张,問道:“张牧,你是不是搞错了?你刚才让我做什麽?”
“从這里!滚出去!”张牧再次说道。
魏昆捧腹打滚:“让我滚?哈哈哈,老子一年在這個酒吧消费几十萬,让我滚?你当自己是什麽玩意?”
“几十萬是吗?”张牧走到吧台前,拿过來话筒。
酒吧的人都傻眼了!
张牧要做什麽。
他在蓝天酒吧打了几年的工,不少人都认识张牧,在他们眼中张牧一直以來都是一個诚实守信的好孩子。
他去吧台上,做什麽?
“快去拦着张牧!”吧台前的女服务员小声说道。
还没到张牧跟前,张牧已经拿过來话筒,看着魏昆問道:“钱是吗?你觉得自己很有钱?”
魏昆嘴角一抽,這不是废话吗?
张牧這样的小丑到台上,不是自取其辱是什麽!
“那我让你看看,什麽才是真正的有钱!”张牧吼道:“今晚上所有的消费,都由我张牧來买单!吧台上所有品种的酒,随便喝!”
“但婊子和狗,不能入内!”
张牧语毕,指着吧台:“钱我已经给过了,现在是不是应该把狗轰出去!”
吧台上,收银员刚点过账目。
二十萬!
张牧刚才进門就给了二十萬,足足比酒吧一天的营业额还多几倍。
收银员立马点头:“钱已经付过了!随便喝!”
整個酒吧,瞬间狂欢了起來!
“滚出去!滚出去!”
“没听到吗?狗不能在酒吧喝酒!”
“什麽狗杂种,也敢和张公子作对!”
魏昆傻眼了!
他没被人踩下去过,更不要说這個人是张牧。急忙冲到前台一看,张牧真的付过账了,魏昆才皱着眉头,問道:“怎麽可能,张牧,你哪里來的钱?别以爲有几個臭钱就了不起!”
张牧摸了摸鼻子,轻松一笑:“不好意思!有钱,真的了不起!”
“你以爲這完了?這才刚开始!”
第四章 你怎麽偷钱

魏昆惊呆了!什麽意思!
张牧這穷逼,翻身了?不可能啊!
魏昆是個富二代,他明白一個道理,富人的钱能生钱很难用完。而穷人要赚钱,比登天还难!
“张牧,我不知道你哪里來的钱,但老子不缺钱!蓝天酒吧不欢迎老子,老子还不欢迎蓝天酒吧!”魏昆将张牧面前的酒瓶子砸在桌子上,吼道:“我们走!”
“等等!”张牧却没让魏昆走。
“你想做什麽?”魏昆停下來。
张牧从前台拿出來一张单子,道:“根据我了解……魏公子好像还没付账吧?”
魏昆一看清单上,三千多块钱他的确还没给。
“不就是三千多块钱吗?”魏昆拿出自己的卡,直接丢给了前台。
前台接过去卡,在pos机上刷了一下。
滴滴两声。
前台黑着脸,看着魏昆,脸色没有之前那麽好了。
“不好意思,你的卡上没钱了。”前台连忙说道。
不可能啊!
魏昆刚刚还给李晴晴直播间打赏了一萬多!
接过來pos一看,显示卡已经被冻结了。
怎麽回事?
魏昆没管這麽多,卡他有的是。
可一连换光了所有的银行卡,魏昆才发现!
他银行卡,全都不能用了!
“這不可能啊!”魏昆的脸彻底黑了,急忙拿出手机,给他老爸打了过去:“爸,怎麽我的卡全都不能刷款了?”
电话那头,魏昆老爹急得像是熱锅上的蚂蚁!
“别和我说了,警察在門外敲門了。”
魏昆呼吸不能,低吼道:“怎麽回事?”
那头没回他,直接就挂了。
还能怎麽回事!
魏昆自己都知道,自己家里的进账不干净!
可以前,不都是有那麽多靠山,罩着自己老爹的吗?
不然,魏家也不会起势這麽快!
魏昆没时间管老爹怎麽样了,没钱给的话,他今天从酒吧出不去。
回头看着自己身后的朋友,魏昆连忙道:“掏点钱出來,明天还给你们。”
三千而已,魏昆的朋友的确能拿出來。
可刚当他拿出來钱,付了款准备走,张牧又拦住了他!
他张牧,在穷的人时候被所有人看不起。
现在有了钱,也绝不会放过任何一個人!
“刚才你砸坏了我旁边的一瓶酒,這瓶酒本來是我买的,还没付钱。既然你砸坏了,這瓶酒理所应当是你出钱。”整個酒吧里,此时全都是张牧的人。
张牧,底氣十足!
“不他妈就是一瓶酒,能多少钱!给了!”魏昆拍拍桌子。
“爽快!麦卡伦五五年的,你给吧!”张牧笑了笑。
魏昆朝着价目表一看,立马目瞪口呆了!
价目表上清洗可見,麦卡伦五五年典藏版……88888人民币!是蓝天酒吧最贵的酒!
怎麽這麽贵!
魏昆还没喝上一口,就要给钱?他当然不甘心!
“酒保,魏昆的酒钱……”张牧试探問道。
今晚他包了全场,酒保自然冲着张牧说话,道:“你放心,钱我们有的是办法收。”
魏昆瞪大了眼,吼道:“你们他妈,想做什麽?酒不是我喝的,敢动我?不問問我魏家在這一帶算什麽!”
“算什麽我不知道……但不给钱怎麽处理,我很清楚!”酒保上去对着魏昆一顿揍,然后放下话:“這顿凑算一千块钱!三天内,要是拿不到钱來,我们会上門催账!”
魏昆站起來,脸上鼻子上,青一块紫一块的,狠狠瞪着张牧!
他从來没想过,有一天会被张牧,狠狠才在脚下。
“你也可以在這打工,慢慢还。魏公子,你还年轻……”张牧冷冷的说道。
不得不说,将人踩在脚下的感觉,真的很爽!
当初魏昆看不起自己,知道李晴晴是自己的女朋友,暗地里送礼物将李晴晴睡了,还要故意在众人面前羞辱自己。
今天!
他张牧将一切,都还了回來!
“你给我等着!”魏昆吼道。
“等?你拿什麽让我等?你爸因爲非法集资三千萬,现在已经被逮捕。等待他的,是无期徒刑,而你没有了你爸,就是一個废物而已!”张牧说着這话,在内心无比的感慨。
他从萬达商场到這里,不过半個小时的时间。
半個小时!
魏家下台!魏昆老爹被抓!
這就是世界第一财团,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实力吗?
简直太恐怖了!
“你胡说!”魏昆头发凌乱,不相信的嘶吼道。
张牧从吧台上又重新拿过來一瓶五五年的麦卡伦,直接杂碎了瓶颈,将酒泼在身形意乱的魏昆身上。
“记住了!這是你這辈子,喝过最好的酒!”
说完,魏昆便被酒吧里的人扔了出去。
整個人,竟然像是废了!如果不当富二代,他屁都不是一個!
魏昆离开一会儿,张牧坐在吧台上喝着酒。
今天大闹了一场酒吧,這酒吧他算是工作不下去了。
不裝了,摊牌了!
他张牧,是個史诗级富二代!罗斯柴尔德家族顶级的继承人!
张牧刚喝两口,李晴晴从包间里走出來了。
显然,李晴晴是等久了魏昆他却没來,显得很着急。
看了一眼发现张牧在,李晴晴竟然走了上來。
真是贱人啊!
以前的李晴晴在张牧眼里的确是女神,现在看來不过是金钱的玩物而已。
只要有钱,怎麽玩都行。
张牧也想拿出一把钱,砸在李晴晴身上,让她给自己玩弄一番。可想了想,还是算了。
李晴晴不值得他這样做。
李晴晴走到张牧身边來,冷了一声,眼神似乎恨铁不成钢問道:“昆哥呢?”
“走了。”张牧完全不搭理的说道。
或许是李晴晴发现张牧有些不对劲,又说道:“张牧,你大晚上怎麽在這里喝酒?你能不能成熟点?原來我还以爲你多爱我,爲了养我打工……原來,你只是在混日子!”
呵呵。
张牧笑了。
在李晴晴眼里,有钱人喝酒就帅得她双腿发软忍不住打开,自己喝酒就是混日子?
“我用的自己的钱,怎麽了?总比魏昆用他老子的钱好吧?”张牧桀骜不驯道。
李晴晴听出來张牧的话,皱着眉头。
她似乎觉得,张牧今天有些不对劲。
“是吗?你用的自己的钱?偷钱了还不敢承认,你妈应该真爲你感到可耻。”李晴晴見魏昆不在了,拿着包就准备走。
张牧愣住了,他怎麽感觉李晴晴话里有话。
“你什麽意思?”张牧皱着眉头,問道。
李晴晴又是一声冷笑:“张牧你脸皮可真厚,我李晴晴之前看瞎眼了。偷了赵欢的钱给你妈买衣服就算了,你竟然还來這里喝酒。赵欢家里是有钱,可她没有义务救济你,你知道吗?”
李晴晴说完话,张牧彻底傻眼了。
偷钱。
自己怎麽可能偷钱!
赵欢是李晴晴的好闺蜜,之前他和李晴晴好的时候,赵欢就劝过李晴晴离自己远点。
每次看到自己,赵欢都显得特别不耐烦,嫌自己身上脏,又嫌吃的不干净。
张牧也不是個烦人的主,几乎没和赵欢再说过话。
可自己不可能偷了赵欢的钱!
李晴晴刚走,张牧拿出來电话给赵欢打了过去。
“张牧,怎麽是你這個贼?还好晴晴把你给甩了,你這人连大学生基本的人品都没有吗?”赵欢這人仗着有几分姿色,天天各种化妝品往脸上堆,加上一些P图软件,朋友圈发的全都是美照。
活生生将自己,当成了個小明星在过。
“我偷你什麽钱,你给我说清楚了?”张牧咬着牙。
赵欢哼了一声:“赵昆,我懒得和你说,你妈已经将那两千块钱还给我了。”
我妈?
张牧愣住了,我妈怎麽可能有這两千块钱!
她來送生活费,手里只剩了两百多点。
“真没見过你這样的儿子,你妈从医院里出來给我拿的钱,也不知道是找哪個亲戚借的。你倒好,还在酒吧喝酒!”
[size=13.3333px](声明:小说我们会定时删文的哦,大家一定要记得收藏关注原文链接或扫描下方二维码,方便下次阅读,谢谢大家)
26e5018a688238eab6569e7b8c6e09c7.png

53b1945fb4c00da081d2e90749a9e1fa.gif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电话:647-830-8888|多伦多华人社群

GMT-4, 2019-11-15 06:17 , Processed in 0.058219 second(s), 30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